組織機構/年會活動: 中國交易銀行50人論壇 中國供應鏈金融產業聯盟中國供應鏈金融年會 中國保理年會 中國消費金融年會 第五屆中國交易銀行年會
首頁 >> 貿易融資 >> 保理 >> 列表

2014-2019年涉自貿區商業保理案件審判情況通報

時間: 2020-04-13 11:30:00 來源:   網友評論 0

本文轉載自“上海浦東法院”2020年4月9日文,本文僅做“保理與供應鏈金融”交流探討。

整理:天逸俱樂部


自中國(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以下簡稱自貿區)于2013年9月成立以來,轄區內保理產業蓬勃發展,商業保理公司經營規模逐漸擴大,業務模式不斷創新。這不僅使得上海市浦東新區人民法院(以下簡稱我院)受理的商業保理案件數量逐年激增,而且也帶來了諸多新型疑難法律問題,需要進一步增強司法應對舉措。


為此,我院對2014-2019年期間受理的涉自貿區商業保理公司案件進行了司法統計,深入分析了主要特點及存在問題,并提出相應的對策建議,旨在助力自貿區金融改革創新,尤其是臨港新片區的新發展,為上海國際金融中心核心功能區建設提供強有力的司法服務和保障。


一、概況


(一)案件數量逐步增長,收結案總體平衡


我院在2014-2019年分別受理涉自貿區商業保理案件2件、24件、41件、82件、141件、182件,共計472件(2015-2016年期間我院曾受理358件某商業保理(上海)有限公司作為原告的保理合同糾紛案件,因該批案件經審理后未被認定為保理合同糾紛,故本通報未將其納入統計范圍。);審結2件、21 件、36件、73件、124 件、161件,共計417件。案件數量隨自貿區的擴區呈常態化穩步增長。同期結案率分別為 100%、87.5%、87.8%、89.0%、87.9% 、88.5% 。收結總體平衡,審理情況整體運行較好。


圖片


(二)調撤率較高,社會效果良好


期間審結的417件案件中,以判決方式結案的178件,占42.7%;調解80件,占19.2%;撤訴122 件,占29.3%;37件以其他方式結案,占8.9%。調撤率達到48.5%,體現了隨著商業保理合同糾紛案件審判規則的逐步明朗,市場的預期更為明確,選擇庭外和解撤訴和調解的情況較多。


圖片

圖片


(三)審理周期長,財產保全率較高


涉訴案件平均審限為91.5天,主要是因為原告保理公司提起訴訟后大量案件的被告(由于保理公司被起訴的案件僅6件,占1.3%,案情也較為簡單,不具有典型性,故本通報僅分析了保理公司作為原告的案件。)無法直接送達訴訟材料,需通過公告方式送達。在所受理的472件涉自貿區商業保理合同糾紛中,有264件系登報公告送達,公告率達到56.0%。對此我院曾通過向保理公司發送司法建議的方式,建議其完善保理合同條款,增加關于確認司法送達地址的約定,從而可以節省訴訟送達及審理時間。另外有323件案件的原告申請了財產保全,財產保全率達到68.4%,說明保理公司的風險防控及權利保護意識較強。


圖片

圖片



(四)涉訴標的額大小不均,中小標的額案件居多


從涉訴的標的額來看,雖然在數萬元至超千萬元之間的各個數額區間均有分布,相對較為分散,但在200萬元以內的區間分布較為集中,共307件,占比達到66.4%。其原因在于通過保理進行融資的主要是中小微企業,這些企業融資渠道狹窄,而以應收賬款融資作為一種新型的融資方式,為其打開了融資渠道。另外,標的額超千萬的案件亦不在少數,共計91件,占比19.2%。這主要由于自貿區內各種優惠扶持政策的出臺,吸引了一批國內外優秀企業積極參與商業保理試點,保理公司規模逐漸擴大;另一方面,部分債務人如能源企業、高科技公司等實力較強,應收賬款規模較大,適宜開展保理業務。


圖片


(五)涉訴保理公司數量較多,被告企業從事第三產業者居多


期間涉訴保理公司共計64家,且呈逐年增加態勢。其中2016-2019年的增長率分別為200%、90%、75%、39.2%。這主要和自貿區大力發展商業保理產業的政策優惠扶持力度以及市場需求有關。


圖片


涉自貿區保理公司的保理合同糾紛案件中,被告企業涉及的行業雖然眾多,如交通運輸業、信息服務業、批發零售業、制造業、能源業、金融業、醫藥業、房地產業、畜牧業等,但主要集中在第三產業,其中以交通運輸業、信息服務業的融資需求較為旺盛,分別占比36.8%、26.4%。


圖片


(六)業務類型以明保理居多,向債務人主張權利的較少


所受理的472件案件中,明保理有290件,占比61.5%;暗保理182件,占比38.5%。暗保理糾紛的數量雖然少于明保理,但其大多涉及有爭議的法律問題,如應收賬款是否真實、債權是否具有可轉讓性、債權轉讓是否已經通知債務人以及通知的效力等。(在本通報中,債權人是指原基礎合同中的債權人,債務人是指原基礎合同中的債務人。)


圖片


涉訴案件大多以債權人或以債權人與債務人共同作為被告,分別為238件、132件,共占比78.39%;僅以債務人為被告的102件,占比21.61%。這一方面體現了目前涉自貿區商業保理公司的業務模式還是以保理融資為主,保理公司主要通過融資性保理業務獲取利潤盈利;另一方面保理公司通常會在保理合同中約定《回購協議》或《反轉讓協議》,一旦保理公司未收妥全部款項,有權要求債權人對應收賬款進行回購或者反轉讓。


圖片


二、主要問題及建議


(一)關于基礎交易


1.基礎交易不真實將影響保理合同的效力


基礎交易真實性瑕疵有可能導致保理合同無效。真實性瑕疵通常表現為虛構基礎交易、偽造基礎交易材料、應收債權不存在、基礎交易不具備履行可能、約定的標的物數量與實際不一致等。


如有些案件反映,保理公司明知基礎交易真實性存在瑕疵,而仍與融資方締結保理合同,此時系爭交易構成 “名為保理,實為借貸”,締約各方間并不構成保理合同關系,我院對所涉交易將以借款合同予以認定。


若有證據證明保理公司不知道或不應當知道基礎交易系偽造或不真實,則不影響保理合同的效力。如某起案件中[(2018)滬0115民初16373號],保理公司已審核了合同、交易憑證等基礎交易材料,發送了應收賬款轉讓通知并取得債務人確認回執,法院認為其已盡到了應有的注意義務,有理由相信基礎交易的真實存在,該基礎交易的真實性瑕疵未影響保理合同效力。


2.基礎交易真實性的審查判斷標準


保理公司對基礎交易的審查范圍和程度是判斷其是否全面適當履行審查義務的關鍵。通常而言,保理公司作為專業從事并開展保理業務的機構,理應承擔作為專業交易者的較高注意義務。


如某起案件中[(2016)滬0115民初17794號],被告辯稱基礎交易中的增值稅發票無登記信息、基礎合同虛假,法院經審理認為,保理公司已就基礎交易憑證進行了審查,系爭發票具有增值稅發票的一般特征,發票號亦真實存在,足以讓保理公司產生增值稅發票為真的信賴,因此發票虛假的事實僅能說明融資方存在惡意欺騙情形,不足以證明保理公司存在惡意。


3.約定“所有權保留”能否同時移轉的問題


基礎關系債權人與債務人間的買賣合同中約定了所有權保留,即標的物的所有權在債權人收到全部購買價款前仍保留為債權人的財產,債權人將該買賣合同項下對應的應收賬款有關的所有相關權利及資產全部轉讓給了保理公司,后債務人未能按約定支付相應價款。如一起案件中[(2017)滬0115民初32987號],保理公司能否主張確認其對買賣合同項下的標的物享有所有權,引發爭議。法院認為,保理所基于的應收賬款應以債權的移轉為核心,所有權保留所涉利益亦包含在應收賬款移轉的內容之內,故法院對保理公司上述確認所有權的主張予以認可。


4.建 議


首先,增強審慎審查基礎交易真實性的意識。作為理性的專業交易者,保理公司需認識到自身的審查義務應當高于普通交易者,應盡可能通過所了解和掌握的信息、采取合理方法,對基礎交易進行適當的審查。


其次,全面審核相關書面基礎交易材料。保理公司應全面查閱交易合同文本條款并核驗交易單據、財務憑證的真實性及相關性;審查所涉業務是否合法、真實,合同條款是否涉及違反法律強制性或者禁止性規定的情形;通過公開信息核驗基礎合同所涉及的相關證照、單據、憑證、票據是否真實有效;基礎合同文本、發貨清單、增值稅發票、第三方單據等是否相互關聯等。


再次,盡可能加大對基礎交易的審查力度。在條件允許的情況下,保理公司可通過實地走訪、訪談等方式開展盡職調查,如至倉庫等項目所在地核查基礎交易下的標的物狀況、核驗標的物出入庫及物流狀態、對相關人員開展訪談了解上下游貿易情況等。


最后,對審查過程應當留檔保全備查,形成規范、完整的基礎交易核查流程,以確保審查義務履行的可視化和可追溯。


(二)關于應收賬款轉讓


1.未來應收賬款可轉讓性的判斷標準


債權人與保理公司間的應收賬款轉讓是保理關系的核心。現實債權因已確定存在,故除法定或約定不可轉讓外,均具備可轉讓性;而未來債權是否具備可轉讓性,主要以該特定債權的確定性程度作為判斷標準。


如某起案件中[(2015)浦民六(商)初字第6975號、(2015)滬一中民六(商)終字第640號],基于POS機交易的未來債權不具備確定性,案涉保理合同所依附的應收債權不具有可轉讓性及可執行性,故保理公司和融資方間的交易以借款合同關系予以認定。


特定未來應收賬款的確定性程度需根據個案具體情況,綜合考慮予以認定,可基于以下兩個方面予以考量:一是考慮交易標的及交易對手,如以高速公路通行費等特許經營收入為交易標的,其業務性質具有相對的穩定性,交易對手雖也涉及不特定的多數人,但結合交易標的的性質,其整體營業收入是相對穩定的,因此這類應收債權具有較高的確定性。二是考慮交易的時間跨度及交易頻率,如有的應收賬款產生于債權人與債務人間的長期固定業務合作收入,時間跨度較長且交易金額、頻次均相對穩定,已形成了穩定的交易關系,則該類應收債權的確定性較高;而若交易時間跨度較短,且交易金額波動較大的,則應收賬款的確定性程度較低。


2.保理公司通知債務人應收賬款轉讓的效力認定


債權人轉讓權利的,應當通知債務人,未經通知,該轉讓對債務人不發生效力。實踐中,大部分債權轉讓通知系由債權人向債務人作出,該種情形符合法律規定,但亦有部分債權轉讓通知系由保理公司作為應收賬款受讓人向債務人作出,此時是否產生相應的通知效力具有爭議。


關于債權轉讓通知,其目的系使債務人知曉保理公司對其享有債權,以便債務人及時了解其債務給付對象并履行債務,基于此,由保理公司作出的債權轉讓對債務人產生效力的前提,系保理公司的債權轉讓通知需足以讓原債務人相信債權轉讓是原債權人的真實意思表示。


如一起案件反映[(2018)滬0115民初43067號],保理公司雖主張向債務人以寄送掛號信的方式通知債權轉讓事宜,但未能舉證證明由原債權人蓋章的《應收賬款轉讓確認書》確已送達債務人,不足以使債務人確認債權轉讓的真實性。


3.建 議


首先,應當在審查基礎交易關系真實性的同時,全面評估應收賬款的可轉讓性。尤其是對于涉及不特定多數人的未來債權,更需基于交易行業及標的的性質,確定交易審查的時間跨度,綜合考量交易頻率及金額的穩定性,評估未來應收賬款的確定性程度。


其次,由保理公司與原債權人共同作出債權轉讓通知為宜。若僅由債權人向債務人作出的,需向債務人明確披露受讓人身份以及受讓的債權內容。


再次,謹慎使用僅由保理公司發出債權轉讓的通知方式。確需使用的,保理公司必須以明示的方式足以讓債務人相信該債權轉讓的真實性。如保理公司在向債務人送達轉讓通知時應將債權轉讓協議或經債權人確認意思表示的書面文件一并向債務人送達,并附上債權人的詳細聯系方式等以備債務人核實。


(三)關于依法經營


1.保理公司違規從事放貸業務應屬無效


關于保理公司是否可以從事放貸業務,商務部在《關于商業保理試點有關工作的通知》中明確,商業保理公司不得從事吸收存款、發放貸款等金融活動。銀保監會《關于加強商業保理企業監督管理的通知》亦明確列明了商業保理公司開展保理業務的六項具體“負面清單”,其中就包括“不得發放貸款或受托發放貸款”。因此發放貸款系屬需經特別行政許可方能實施的特許經營行為,未經許可實施放貸行為的系違反了效力性強制性法律規定,應屬無效。如在某起案件中[(2018)滬0115民初36584號],保理公司通過互聯網借貸平臺向不特定融資人放款,實際上是經營性發放貸款并收取利息,違反了特許經營的規定,故案涉合同被認定為無效。


2.保理公司收費名目及收取方式尚需規范


保理公司向保理融資方提供應收賬款融資、管理、催收、還款保證等服務,保理融資方也應當依約支付相應的對價。實踐中保理合同約定的保理收益名目不盡相同,常見的如保理費、服務費、管理費,有的則直接以融資利息為名義收取;收費方式也各有不同,有的直接約定在發放保理款項時予以一次性扣除,有的則每月收取固定的費用,還有的將兩種方式混合使用。


因保理公司收取相關費用引發的爭議通常有兩種情況:一是保理公司并無發放貸款的主體資格,其能否以利息名義主張收益。法院認為,采用何種收費名目屬于當事人意思自治的范疇,不能僅以實際收取固定收益或者收費名目為利息即認定保理公司從事貸款業務,仍需考慮基礎關系與應收賬款的真實性等因素,綜合認定其業務的法律性質。


二是預扣保理費用是否構成預扣利息以及如何計算融資成本。該問題仍需以法律關系的認定為前提,若認定為借款關系的,則預扣保理費類推適用預扣利息的處理方式;若為保理合同關系,且保理公司確已提供了相應服務的,則保理收益不能等同于利息,預扣保理收益亦并不能視為預扣利息,但各種名義的保理費用仍應作為融資方的融資成本作整體考量。


3.建 議


首先,嚴格合法經營。在當前監管規定已為商業保理的業務范圍劃定了正面清單和負面清單的情況下,商業保理企業應當遵循監管要求,規范業務開展,注重合規審核,樹立底線思維,不斷提升風險管理水平。


其次,避免違規跨業經營。保理公司應充分關注自身業務模式與借貸業務的界限,對違規行為及時整改。保理業務應回歸保付代理的本質,不能直接或變相地開展借貸業務,嚴防信用風險在金融領域的交叉傳播。


再次,規范收費內容及名目。保理公司收取的費用內容及名目應與其提供的服務內容相一致,合理設定融資成本和收取方式,規范各類費用名稱,避免采用本金、利息等借款類業務的文本表述方式,以避免保理融資人對業務性質造成誤認。


(四)關于業務創新


1. 保理債權再轉讓業務的效力認定尚需明確


隨著保理業務類型的不斷發展,其業務鏈條呈現多樣化、復雜化、交叉化的特征,特別是多方主體參與的保理融資業務交易模式復雜,各方的真實意思較難查明。如實踐中出現的保理債權再轉讓業務,系將本就以應收賬款轉讓為核心的保理債權作為一個整體再行債權轉讓。在某起案件中[(2018)滬0115民初72837號],保理公司在受讓基礎債權后,又將保理合同項下的債權轉讓其公司員工,由其作為受讓人向保理融資方主張保理款項回購責任;另一起案件[(2018)滬0115民初80537號]則由保理公司將受讓的債權又轉讓給了另一家保理公司,后者依據原保理合同向融資方主張權利。


關于保理債權再轉讓,目前并沒有明確的禁止性規定,尚屬于交易各方意思自治的范疇,但基于保理債權本身就是基于基礎交易下的應收債權轉讓而形成,保理債權再轉讓可能會涉及基礎資產的多層嵌套;同時保理債權作為一種金融債權,若轉讓給不具備開展保理業務資質的主體行使,可能存在較大法律風險。


2.保理公司互聯網融資行為亟須規范


伴隨著互聯網+的興起,保理公司積極尋求與網絡小額貸款公司、互聯網借貸信息中介機構、互聯網資產管理機構等互聯網企業的合作,積極拓展互聯網融資渠道。保理與互聯網的融合為商業保理的創新發展提供了有利契機,但同時也帶來了相應的業務合規風險。


如某起案件反映[(2019)滬0115民初10893號],保理公司與數家互聯網借貸信息中介機構開展合作,保理融資款系由合作的互聯網借貸信息中介機構直接發放給融資方,而根據銀保監會《關于加強商業保理企業監督管理的通知》的規定,商業保理公司不得通過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機構、地方各類交易場所、資產管理機構以及私募投資基金等機構融入資金,保理公司與互聯網借貸信息中介機構開展的上述合作業務有待規范。


3.涉票據結算保理業務權利主張方式有待研究


基礎關系的債權人將其對債務人應收賬款轉讓給保理公司時,將基于同一基礎關系的票據一并轉讓給了保理公司,此時就構成了票據結算保理。在涉票據結算保理業務下,保理公司受讓應收賬款的同時受讓了作為該筆應收賬款結算工具的票據,票據通常也由原債權人背書轉讓給了保理公司,保理關系與票據關系出現了一定的交叉,存在基于票據權利及保理合同兩類權利主張路徑。


實踐中,基于票據行為的無因性,大多數保理公司選擇主張票據權利,該權利并不受保理合同下基礎交易的影響。如在某起案件中[(2018)滬0115民初73411號],基礎關系下的債權人雖辯稱涉訴業務“名為保理,實為借貸”,系爭票據僅作為保理合同項下的擔保,但由于保理公司主張的是票據權利,其票據追索權不受原債權人和債務人基礎交易關系的影響,故法院支持了原告的訴請。


4.建 議


首先,嚴格規范交易文本。不能將保理合同的締結作為手段以隱藏交易主體間的真實意思,注重合同條款的完整性、文字表達的精確性,避免因合同條款歧義引發對交易各方真實意思的不同解釋。


其次,不觸碰法律底線。務必要立足保理業務本身,緊扣服務中小微企業融資需求,嚴禁“以金融創新之名,行違法活動之實”,謹防違反法律規定。


再次,加強風控管理。新型保理業務引發的相關糾紛,法律關系較為復雜,法律性質的認定往往也存在分歧。保理公司對此應規范業務流程管理,加強業務人員培訓,有效控制可能的法律風險。


三、司法應對舉措


(一)發揮裁判規則指引作用,促進保理行業健康發展


在增設臨港新片區的背景下,自貿區商業保理產業將迎來新的發展契機,新類型、國際化保理業務亦將不斷涌現,糾紛類型多樣化、法律關系復雜化、利益主體多元化的特點將更加突出。因而我院的專業化金融審判應立足于自貿區商業保理業務的發展狀況,尊重國際商事規則與國際慣例,積極發揮審判職能作用,既要基于商事外觀主義有效保護各方的交易安全及信賴利益,也要善用穿透式審查準確查明交易主體的真實意思表示,依法審理,精準裁判,及時回應保理業務發展過程中產生的前沿法律問題,助推自貿區商業保理行業的健康有序發展。


(二)完善金融專項審判機制,營造法治化營商環境


不斷創新金融訴調、金融快審、金融“三合一”審判、金融立案和金融執行“五位一體”的專業化金融審判機制,改進金融案件“三合一”審判模式,促進金融商事與金融刑事、金融行政審判思維的借鑒與融合,協同審判價值取向,確保裁判標準的統一性。指定專家型法官審理涉自貿區商業保理疑難案件,注重發揮專家陪審員、專家咨詢員的作用,提高辦案質量,積極營造有利于自貿區商業保理企業發展的金融法治環境。


(三)加強溝通協作,合力防范化解金融風險


加強自貿區工作聯動機制建設,與自貿區管委會、銀保監、地方金融局等機構建立長效工作溝通、會商機制,進行專題調研、問題研判;依托司法大數據系統,全面梳理涉自貿區保理案件情況,深入剖析存在問題、提示法律風險,規范引導自貿區保理企業依法開展金融活動,遏制風險苗頭;積極整合并拓展資源,共享行業信息和發展動態;積極發揮行業協會的自主管理和協調溝通職能,多措并舉,規范引領,共同促進保理業的健康發展。


(四)整合拓展多方渠道,打造立體化多元糾紛解決機制


優化訴訟與調解、仲裁的銜接機制和流程,探索建立涉外商事糾紛的訴訟、調解、仲裁“一站式”糾紛解決機制,給予保理公司以更加全面、優質、高效的自貿區司法服務;積極探索并引入不同類型的專業調解機構加入特邀調解組織名冊,完善工作流程,無縫銜接,拓寬解決路徑,不斷完善保理糾紛多元化解決機制。


[收藏] [打印] [關閉] [返回頂部]


本文來源: 作者: (責任編輯:七夕)
  •  驗證碼:
熱點文章
中國貿易金融網,最大最專業的中文貿易金融平臺
腾讯nba篮球比分直播 今晚排列3预测号码预测 陕西快乐十分11月3号走势图 ag真人游戏平台微博 彩霸王论坛745888六肖中特 极速快3是正规的嘛 欢乐生肖怎么玩技巧 陕西快乐10分奖金对照表 腾龙pk10免费计划软件 浙江快乐彩微信 九龙心水论坛首页 幸运农场开奖结果查052 亿客隆 足球彩票4场进球彩 加拿大快乐8最快开奖结果 辽宁11选5历史查询结果 直播江苏快3和推存号